【原创】各种小甜短文 段子 all路段子

2019-09-05    来源:未知    编辑:hgooo888
在罗和路飞成为情侣的第四年,这一天两人吵架了,路飞赌气跑了出去。罗一个人待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随即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现在op卫视为您播报,我们可以看到,所

  在罗和路飞成为情侣的第四年,这一天两人吵架了,路飞赌气跑了出去。罗一个人待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随即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现在op卫视为您播报,我们可以看到……,……所以预计等会会有暴雨来袭,请大家关好门窗。”罗扔下遥控器跑了出去,找遍了满大街,终于在一个小巷子找到了少年。少年转头冲他笑“我迷路了。”罗一言不发冲上去猛的抱住了他“对不起,我错了。”路飞也回抱住他“喔,没事啊,再怎么说我也有错不是吗。”罗牵起他的手“马上要下雨了,回家吧。”

  刚说完,雨就开始啪啦啪啦地下了起来,罗将外套脱下罩在两人的头上“快点回家吧。”路飞答应了一声跟着他跑了起来。等两人都到家身上的衣服全打湿了,罗拿出毛巾给路飞擦干又拿出换洗的衣服“草帽当家的,你去洗澡吧,会感冒的。”路飞接过衣服“特拉男身上不也打湿了嘛?一起洗吧。”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撇过头,但还是隐藏不了脸上的红晕“不了,草帽当家的先洗吧。”路飞拉着罗就往浴室走“你不是说会感冒的嘛!一起洗啊!”

  路飞突然壁咚了罗,罗低头看着他。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啪啦啪啦的滴着水,原本干净的白衬衫因为被打湿了变得透明了,看得见他的腹肌,人鱼线包括那小蛮腰。罗撇开头咽了口口水,路飞解开胸前的两粒扣子,那精致的锁骨让罗的脸红到快要滴血了。罗低头将自己的脸埋进路飞的胸怀里“草帽当家的,你这是在勾引我吧?”路飞歪了歪头“勾引?”罗闷声地笑了一下“来h吧。”一听这话红晕瞬间爬上路飞的脸。路飞闷闷地回答嗯。罗笑着解开他的皮带,在他耳边说道“那就一直做到这场雨停吧。”

  草帽海贼团的船长路飞得了花吐症,这让船员们苦恼不堪,因为并不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随着路飞吐出的花已经开到了三分之二,大家开始慌了。

  红心海贼团的船长特拉法尔加·罗也得了花吐症,船员们又开心又苦恼的,开心是因为船长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但苦恼的是他们太了解船长了,他是宁愿就这样死掉也不会对自己心上人做什么的人,当然更不会说出那个人是谁。

  在一个不知道的岛屿,红心海贼团下船采购。罗抱着鬼哭走向了山上,并拒绝了船员们的跟随。罗刚到达山顶就看到了那一抹红色的身影,罗试探地叫了一声“草帽当家的?”那人回头看着他笑“喔,特拉男!”刚说完随即咳嗽了起来,看着咳出花瓣,路飞想隐藏什么。新仙剑ol却还是被他看到了,罗震惊的看着他,自己也咳了起来。看着他咳出的花瓣,路飞笑了笑“原来特拉男也跟我一样啊,听说这种病必须得到心上人的一个吻才能好。”路飞走到他面前“所以,特拉男愿意救我嘛?”罗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草帽当家的,你……真的是我嘛?”路飞点了点头瞬间闭上眼等待他的亲吻,罗犹犹豫豫半天,终于把路飞等得不耐烦了,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对着嘴唇亲了下去。花吐症好了。路飞开心地大笑起来“原来我也是特拉男的心上人啊!”罗捂着嘴试图遮掩自己的脸红“草帽当家的才是,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路飞摸了摸脑袋“很久之前哦,那时候我也有跟你说过啊。”罗突然想到了之前路飞的那句话。

  在深夜里,罗和路飞躺在suuny号的甲板上看星星,路飞突然转过头笑着对罗说“特拉男,我喜欢你哦!”

  而当时罗只是以为是朋友的那种喜欢,也就没放在心上,罗捂着脸“所以那次说的是真的嘛?”路飞面露怒色“什么嘛!把我当**是不是!给我道歉!”罗抱住他“对不起,我的错。再也不会了。”

  当然,说的不是前任罗杰,而是现任蒙奇·D·路飞。那个长着娃娃脸很要强,又很有人格魅力的走了。

  他跟前任死的不同,前任是自首而被处刑的。而他是病死的。他死的那一天,世界上有一半的欢呼声和一半的哭泣声,当然为他哭的人更多。在为他举办过葬礼之后,路飞带领的草帽海贼团就消失了。

  红心海贼团的船停在了埋着尸体的岛上,他们的船长拒绝了船员要求一起同行的要求,独自一人前往。

  穿过那片森林,就是栽着一大片波斯菊的花海,微风轻轻地吹过,花海随着风轻轻摇曳还吹掉了好多花瓣。他站在那,看到了那块不大不小的墓碑,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其实他在来之前有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遇到过草帽海贼团的历史学家,她告诉他,栽一片全是波斯菊的花海是因为那种花很像她的船长。波斯菊的花语是纯洁、初恋、自由、永远快乐等,同时也是珍惜眼前人。他苦涩地笑了一下,慢慢向那块墓碑走去,看着墓碑上的字。

  他伸出手摸着那块墓碑,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束黑色的波斯菊放在墓碑前。突然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他亲吻了一下墓碑说着“我爱你哦!草帽当家的。”

  黑色波斯菊的花语:没有人可以像我这样爱你。但同时也是表示一段浪漫感情的结束。

  这天,基德在班里看到娜美和罗宾很亲密似乎还在说些什么,当他走近的时候才听到。

  此时此刻一只基德失去了梦想,目睹了全部的黄绿两人也失去了梦想。这时远处教室的娜美和罗宾独占着吃着甜点的可爱路飞,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路飞坐在龙椅上对罗说“特拉男,我知道你想夺皇位很久了。我让给你吧,我不想当了,我想去冒险。” 罗黑着脸一步一步地向路飞走去“皇上,你以为我这么多年不夺皇位是为了什么?明明有好多机会的可我没有,因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啊!”路飞一听愣了一下“哦,我也喜欢特拉男哦。”罗慢慢逼近他“哦?我说的喜欢可跟你说的喜欢不一样。”路飞突然一脸怒意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猛的对着他的嘴亲下去。罗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但很快化被动为主动,路飞因为不敢呼吸同时被罗娴熟的吻技亲得满脸通红。路飞恼怒地看着他“笨蛋特拉男,你想杀了我嘛?”罗突然笑了“嗯?这就是你说的喜欢嘛?皇上。”路飞歪着头“不然呢?特拉男还想怎么样?”罗解开自己的衣带,舔了舔嘴唇“想怎样?我教你吧。”一向粗神经的路飞也意识到了气氛不对,准备跑,一把被罗拉着按在椅子上“不要跑。”说着就开始脱路飞的衣服,新仙剑ol路飞双手紧紧地抓着罗的衣服“特……特拉男,哈啊~,不要。”从此丞相和小皇帝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日子。

  索隆将手已经断掉的路飞抱起,将他抱给罗宾,系上头巾拔出刀怒瞪着他们“你们,都得死!”

  “娜美……我好痛……想睡觉。”娜美抱着浑身是血的路飞,心揪着痛,抽泣道“不能睡!不能睡路飞,你要是敢睡我就揍你哦。”路飞伸出已经差不多快断掉的手抚摸上她的脸,替她擦干眼泪“为什么……哭了,一点……都不像你啊。”娜美看了一眼还在奋战的伙伴们“路飞,你看啊!大家都在努力战斗,不可以睡,一定会赢的,我们一起…回去。”路飞笑了笑“对不起……啊大家,跟……他们说一声,我对不起……你们,说好帮……你们实现梦想的,我……恐怕要食言了。”说完本来还摸着娜美脸的手直直地垂落了下来,众人瞳孔瞬间缩小向路飞那边看去,娜美紧抱住路飞放声大哭起来。突然下雨了,似乎连老天都在替他们悲伤。

  山治生气了,因为路飞和索隆总是走的特别近。但路飞本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还是娜美和罗宾打趣到,路飞才意识到山治这几天的情绪确实不太对。

  路飞缠住山治“呐呐,为什么生气了?”山治推开他的头“我哪有!快放开我!混账橡胶!”路飞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抓住他的衣领对着嘴亲了一下。山治愣住了,瞬间撇开头“你干嘛!”路飞笑了笑“嘻嘻,娜美她们说你喜欢我,而且说对你这样做就不会生气了。还有哦,我也喜欢你哦,山治。”说完笑着出去了。留下满脸通红的山治,山治捂着自己的脸笑了。

  我在他学校出名了,每次有人问他【那个送你上学的帅哥是你叔叔嘛?】他就昂起头特骄傲地回答【我是他童养夫!】

  每次去他学校,他们老师都会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他们说【虽然我们不排斥同性恋,但是你跟他年纪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罗宾在远处看着坐在甲板上看星空的少年,很温柔地笑了笑向他走去“啊啦,路飞,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路飞看着她笑了笑“嘻嘻,我在看星空,要一起嘛?罗宾。”罗宾在他身边坐下,路飞突然指着一颗很亮的星星给她看“呐,罗宾,那个星星有名字嘛?”

  罗宾抬头看着“有喔,它是北极星。北极星是天空北部的一颗亮星,离北天极很近,差不多正对着地轴。”路飞躺在草坪上“听不懂,嘻嘻,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星星都是有名字的嘛?”

  罗宾怕他不舒服,让他的头枕在了自己腿上,拨开了他前面的碎发“是的哦,但是还有些没有被人发现没有命名的。”路飞笑嘻嘻地盯着她的眼睛“嘻嘻,那我要发现了是不是就可以自己取名字啦?”

  罗宾愣了一下,新仙剑ol想着,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很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啊啦,路飞也想给星星起名嘛?”路飞点点头“星空真的很漂亮啊!”罗宾笑着看他慢慢睡着,将他轻轻抱起往房间走去“晚安,船长。”

  听爹爹说,是因为爸爸之前有一小段时间用过这个名字去参加过比赛,所以才给我取名叫路西。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爸爸,但我知道他是,他的消息只在报纸上看过他的报道,他的样子也只在照片和悬赏令上看到过。

  有一次我哭着跑回家,爹爹告诉我男子汉是不能哭的,然后问我为什么哭,我告诉爹爹,镇子上的小朋友们说两个男孩子是不能在一起的。

  爹爹突然沉默了下来,把我抱起来,轻轻地说“爱,是无关性别的。尽管这段爱不被人认可,但跟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两样,爱就是爱。”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爹爹拿出纸巾给我擦了擦鼻涕。

  我问爹爹,爸爸和爹爹是怎么在一起的。爹爹突然神情悲伤地看向别的地方,长叹了一口气“你爸爸他很优秀,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身边明明有那么多比我更好更优秀的追求者,明明知道同性恋这条路很难走,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跟了我。”

  我在镇子上跟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阿姨,我认得她。是爸爸船上的历史学家,那个阿姨微笑着摸摸我的头,给了我几颗糖以及一封信,让我把信交给爹爹。

  我拿着信跑回了家,我告诉爹爹是爸爸船上那个历史学家阿姨给的,爹爹自言自语道“妮可当家的……”爹爹拆开了那封信,突然沉默地抱住了我,我听见了爹爹的抽泣声不知怎么的我也哭了起来。

  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爹爹说喜欢爸爸,但是看完那封信后,爹爹后来就一直对我说“我喜欢你爸***还要多。”我也只能无奈地笑笑。

  后来我又碰到一个绿头发眼睛上有一条疤的叔叔,我也认识,是爸爸船上的剑士也是副船长。那个叔叔揉了揉我的头“小丫头,你知道吗?叔叔以前喜欢过你爸爸哦。”我不知道这个叔叔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爹爹有时候会很惆怅地看着远方,又摸着我的头说“如果你爸爸还在,他肯定会带你去钓鱼,去冒险,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似乎还没说完,爹爹就不说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想说的是,“如果你爸爸还在,他会带你去钓鱼,冒险,每天都会很开心,他也会爱你疼你,不过是会用自己的那套方式。”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