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南太平洋守护生命重庆援外医生还带回“洋徒弟”新闻大求真全集热门

2019-11-2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何卫阳给肾切除病人交代需要CT复查,再翻译给James(左一)听。 援外时何卫阳,他的衬衣干了又湿。 何卫阳(前右二)正在主刀手术,当地医院的医生进行观摩。

原标题:赴南太平洋守护生命

  何卫阳给肾切除病人交代需要CT复查,再翻译给James(左一)听。

  援外时何卫阳,他的衬衣干了又湿。

  何卫阳(前右二)正在主刀手术,当地医院的医生进行观摩。

  何卫阳(右一)和当地病人交流

  昨日,重医附一院泌尿外科病房,主任医师何卫阳用查房开启新的一天。和其他医生不同的是,一个黑色面孔总是和他如影随形。

  不管是日常查房、每周例会还是观摩参与手术,从病房到手术室,有何卫阳在的地方,就有巴新医生James在。除了黑肤色,James脸上表露无遗的还有求知欲和学习劲头——这让医生调侃:“吔!何教授收了个洋徒弟。”

  南太平洋岛国,距离重庆6000公里之遥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一场400多天的医疗援外,把两名医生的生活轨迹联系在一起。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荞 摄影报道(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传道授业

  “那边没有的,我得教他”

  “你这次做了肾部分切除,记得6周以后回来再做一次CT。每年都记得做,就以术后6周的CT结果为参照。”何卫阳查房中叮嘱完患者,转头又用英语给身边的James复述了一遍。

  Six week(6周),CT,Follow-up examination(随访复查)……何卫阳说的几个单词并不构成完整的句子,但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让James明白点头。

  不是那种为了避免彼此尴尬而佯装听懂的点头。

  James的中文水平停留在“你好”和“谢谢”的水平,何卫阳也并非字字句句都用英文翻译给他听。“我说的东西,大多都是他目前缺乏的,他知道重要,没听懂会再问。”何卫阳悄悄告诉我,“这种随访复查很有必要,但巴新那边还没有,我得教他。”

  胸前配着和所有重医附一院医生一样的铭牌,James,巴新从业了15年的泌尿外科医生,今年45岁。只比何卫阳小一岁,因年龄相近,这段关系被何卫阳定义为朋友,可James坚称自己是学生。“何,他是一个超级棒的好老师,我无比钦佩。”

  “无比”的前缀是我简单翻译的。因为James在谈到何卫阳时,一不小心连用了四个表达程度的副词。“我上个月,观摩了何教授做机器人辅助腹腔镜全膀胱切除手术,他告诉我,这是泌尿科外科目前最大最复杂的手术。”这种震撼持续了一个月,让James至今说来都激动不已。

  一个教得毫无保留,一个学得求知若渴。James来到重医附一院已满3个月,其实早在一年前他就获得了来渝进修的机会。

  “有没有后悔应该早点来中国?”

  “NO!”James头摇得很快:“是‘何’用医术征服了我,让我决定一同来重庆学习。”

  400天援外

  “零差错,用医术获得认可”

  去年6月19日,热带传染病肆虐的巴新迎来了第九批中国医疗队。自2002年重庆市卫生部门受国家委托,向巴新派出第一支医疗队开始,至今已有17年。

  一批批老队员回国,一批批新队员赶来。中国医生白大褂上靠近胸口的位置,印着一面五星红旗。从首都莫尔兹比港到西高地省、马当省,从城市到岛屿、乡间,这样的身影遍布巴新各地。

  何卫阳,第九批中国援巴新医疗队队长,一行10人来到莫尔兹比港总医院(简称:莫港总医院)开展了长达400余天的医疗援助工作。

  期间,医疗队交出了一份令人认可的答卷——完成门诊诊疗6000余例,手术500余台,治疗华人华侨1400余人次,救助危重患者161人,培训当地医务人员3500人次。零差错,零事故。

  回忆起当时的境况,何卫阳出现了短暂的思索。“James所在的莫港总医院是巴新最好的医院,但诊疗技术、环境不乐观,条件类似于我们的地方县医院。”

  他拿马上要进行的手术举了个例子,在中国,手术需要什么器械,护士就能准备什么器械;在那里,有什么器械就得用什么。

  “Chinese medical team welcomed!”(欢迎中国医疗队)

  相比巴新主流媒体《国民报》用不小的版面刊登欢迎第九批医疗队的到来,临行前的何卫阳言简意赅发了一条朋友圈:“撸起袖子加油干。暂别一年,请短信和微信联系。”

  别人逃离,他们走近。

  授人以渔

  “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医疗队的10名医生中,就包含了两名泌尿外科医生。这一次,第九批中国医疗队带来微创设备捐赠和微创手术方式指导,并协助推进重庆卫健委主导的“援助巴新创新项目”,建立“泌尿外科微创中心”。

  “传统的开放式手术治疗泌尿系统疾病会成为历史。微创中心成立后,可以显著提高巴新泌尿外科医生微创诊断和治疗水平。”何卫阳说,中国先进的微创手术方式、手术适应症、禁忌症、手术操作要领等关键技术他们都传授得毫无保留。“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我们想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在当地,泌尿疾病高发。巴新800万人口,500名医生中只有两名专业泌尿外科医生。

  但相比800万、500、2,所带来的数字震撼,治安环境更让每一个医生不安。

  援外的日子没有花团锦簇。医院、驻地的两点一线才是日复一日的生活。

  上班10分钟的车程必须专车接送,车是加固的;玻璃窗外还套有厚厚的铁丝网,只为确保足够安全。作为队长,何卫阳除了投身医疗,队员生活乃至人身安全的重担也一并压在他肩头。

  莫尔兹比港的夜晚,随时可能响起枪声。“医疗队严格规定,单人绝对不能出门,出行至少得三人开车同行,稍微远一点,得有持枪保安陪同。我们的住地是高墙电网。”何卫阳苦笑,实际上大家对出门并不热衷,因为多出去一次,就多一次风险。

  被拉回现实,只需要一秒。莫尔兹比港的白天,还有排着长队亟待拯救的病人。

  ▲何卫阳(左一)和James一起查房

  ▲义诊活动合影

  ▲援外时树荫下的诊室

   何卫阳(右二)、James (左一)为足球运动员患者取出双J管

  巧治杂症

  “不同肤色的医者一起欣喜”

  巴新一名16岁的年轻足球运动员,因腰痛和血尿来莫港总医院检查。医生发现,因早前患右肾积水,治疗时一根引流肾积水的双J管滞留在体内近18个月,表面全部附着结石。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