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你假装热爱生活的样子其实一点也不美生活

2019-09-11    来源:未知    编辑:hgooo888
还有这样一则新闻:江西南昌的一个女孩带病去赶公交上班,上车后,她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司机不忍心叫她别去上班了,但女孩不肯把家里人电话给别人,最后为了女孩的身体着想,

  还有这样一则新闻:江西南昌的一个女孩带病去赶公交上班,上车后,她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司机不忍心叫她别去上班了,但女孩不肯把家里人电话给别人,最后为了女孩的身体着想,司机报了警。

  警察拿起电话让她打给家人的时候,她口中还一直重复着几个字:我要上班,我要上班。女孩说,自己通宵在工厂上班,应该是吹空调着凉了,之所以病成这样还坚持上班,是不想被扣掉300块钱的全勤奖。

  毕业后,我就去了大城市。我们几个东南西北的陌生人,孙殿英怎么死的居住在一间并不大的房子里。

  一个不到15平米的卧室,都要2300块,当时我们每个月的工资不超过5000块。

  为了省钱,三居室的房子住了6个年轻人,孙殿英怎么死的每天晚上我们背靠背睡觉,翻个身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室友。我们几个人共用一个厕所,每天早上洗漱都要排很久的队。

  殊不知就这个价格的房子还租在离公司很远的外环上,上班坐公交,转地铁,还要再走很长一段路,赶上早晚高峰,闹哄哄的,孙殿英怎么死的仿佛人间地狱。

  对于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学生妹来说,光是用在路上的精力,已经耗掉了一半。更要命的还是打考勤,迟到一次罚款50。当然,加班费是没有的。熬夜是常有的事,经常连续多个晚上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每次,家里来电话都特别想大哭一场。但是每一次还是强打起精神,告诉爸妈,我很好。吃得好,耍得好;朋友多,工作好。其实,内心的沧桑只有自己知道。

  有时候,我都忘了自己的年龄了,算了算,75后,孙殿英怎么死的40刚出头,但感觉已经活了半个多世纪。

  我是做小买卖起家的。现在和老婆一起经营着一家杂货店。十几年前,这里就我们一家,跑几条街他们也得来我这进货,批发。现在不一样,到处都是买卖,加上网张购物的影响,这几年实体生意并不好。

  孩子要交学费,要买新手机,要参加各类辅导班,孙殿英怎么死的老婆经常向我抱怨,闺蜜又买了什么,又到哪去旅游了。这些都不是事,过年才是最难的时候。

  家里兄弟姐妹四人,就我一个人在经商,其余几个都是农民。每次回家,我都要装作“很有钱”的样子,东西大包小包的装满车子,还要给侄儿侄女、爸爸妈妈发大红包。

  在餐桌上,我总是高谈论阔,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让亲戚朋友看低我。其实,只有我知道,光是做生意周转就已经欠了好几万外债,每个月挣的钱,给老婆孩子打点家用,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闺蜜小秋又在朋友圈发文了,满满的九宫格配上励志文案:“放松心情,随心出发”,看到无数的点赞和羡慕的评论,只有她才知道,自己昨天刚被上司批评,今天又有个棘手问题需要去处理,自家的库房里还有积压很久的微商产品没有脱手也许深夜里“独自无助”的样子才是她真正的样子。

  几天前部门聚餐。十几个人围着一个大圆桌,气氛既融洽又欢乐。包间里,大家又唱又跳又闹,每个人都是笑逐颜开。就连“特邀嘉宾”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这是一个多么团结、多么和谐、多么有精气神的一个团队啊。

  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同事聚餐,最后非得导演成一部“年度催泪情感大戏”。在房价、物价居高不下的今天,很多人为了“生活”,不得不更多地加班,“工作”不断扩张的同时,是“生活”空间的不断压缩。

  即便是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吃饭,也很难做到“不谈工作”了。而朋友之间的交往,也被侵蚀了,变成了交换各种有用信息的场所。这种生活,包含了全新的欲望形式以及全新的孤独。很多人不喜欢却又无可奈何。

  70、80甚至90后的我们,已经开始用“养老养生”自嘲,把“其实我很苦”咽在了嘴边,然后披着不同的外衣到处释放自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刻,隔着屏幕,相互取暖。

  即使我们假装热爱生活的样子一点也不美,但还是要一边崩溃流泪一边努力坚持。这,就是生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