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即便离开舒适圈,做喜欢的事也不觉得苦中山安全教育平台2017娱乐

2020-01-2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在新片《紧急救援》中,彭于晏说根本不需要去表演,面对真实的环境,只需要身体本能的反应。 从小胖子到健身达人。 电影《破风》 电影《寒战2》 这几年,彭于晏

原标题:彭于晏 即便离开舒适圈,做喜欢的事也不觉得苦

  在新片《紧急救援》中,彭于晏说根本不需要去表演,面对真实的环境,只需要身体本能的反应。

  从小胖子到健身达人。

  电影《破风》

  电影《寒战2》

  这几年,彭于晏每演一部电影都要掌握一项技能,还要经历被“炸飞”、被打。

  电影《翻滚吧!阿信》

  电影《激战》

  电影《黄飞鸿之英雄有梦》

  “时间很快,我的一年很短暂,几部戏就过去了。”即将40岁的彭于晏顶着一张“彭三岁”的脸笑着说,他还是那个阳光、正能量的男孩。在即将于春节档上映的林超贤作品《紧急救援》中,彭于晏再一次挑战身体的极限,出演一名海上救援队队员。

  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拼命,而现在完成蜕变的他,更能直面自己的选择,他坦承这些改变是角色带给他的。因为对角色“豁得出去”让他获得了外界对他的肯定,也因为“豁得出去”让他对这些职业有了不同的看法,更多的渴望。

  “人的意识大于一切,我现在更觉得生活大于工作,拍了不一样的戏,感受也不同了,以前倾向于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拍,也经历了‘想被看见想被肯定’的阶段,但后来我越来越认为没有人可以决定你做什么,我都是听自己的声音,现在只想去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就算是做错了,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那你觉得自己这些年有改变吗?”

  “当然有,拍戏越多我也了解自己越多,这是我在追求的。对拍戏我依旧是挚爱的,你能认识不一样的人,学到不一样的东西,虽说拍完也就拍完了,但我不觉得自己浪费过生命,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

  拼命,是为了对得起观众

  拍完《紧急救援》彭于晏只有一个想法“活着真好”。

  那天,他头朝下被挂在飞机上,下面就是太平洋。导演林超贤则坐在另一架直升机上掌镜,两架飞机交错而飞,受高空气流的阻力,要想顺利拍到彭于晏是很难的。另一边,强烈的气流把彭于晏向海面上压,而绳索又将他向上拉,他整个人开始360度地转,他想吐,还想着如果钢丝断了第一件事情该做什么。

  林超贤说这个镜头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当时大概有10层楼那么高,现实中连救捞队员都没挑战过这种高度,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是很危险的。”而这场吊了近40分钟的高难度戏份,最后在成片中只保留了20秒。拍完后,面对在场所有人的称赞,彭于晏先是一阵自豪,随后摇摇头,问自己“天啊,我需要这么拼吗?”“其实拍之前很多难度我们是预计不到的,拍的时候才感受到真的很难,和我们合作的好莱坞团队都觉得太疯狂了。”

  但每次面对几乎不可能的、没有尝试过又很想演的角色,彭于晏就会大声告诉旁边的人“我可以,我不会输,为什么不可以?”这些字眼每次从他口中说出来都是铿锵有力的。

  他深知林超贤对戏的要求是真实,甚至要求演员达到真正海上救援的水平。“我和彭于晏合作了很多次,我了解他的内心,他能扛下来的,所以难的戏我都会找他,舒服的(戏)往往就想不到他了(笑)。”林超贤说。

  《紧急救援》筹备五年,除了高空吊挂这类镜头,彭于晏需要不带气瓶深潜、被800℃高温火烧、在爆破场景里救援,每一场戏都充满了危险,每一场戏他都坚持自己上:“我如果不做,还有谁愿意去拍?当然你说找个替身、后期特效也不是不可以,我能做的一定要自己做的原因是,那样才是我演的。”

  他沉思了片刻:“观众是看得出来的,能看到你演的状态和脸,只有真实,他们的代入感才会强,要不一会儿替身一会儿演员,观众对这样的表演实际上是无感的。”

  表演,从工作变成快乐源泉

  这几年,彭于晏一直在转型,他的每一部作品都透露出他的野心:为了《激战》,他在数月里进行了魔鬼式的综合格斗训练,每天挨几百拳是家常便饭;为了《湄公河行动》,他连炸点都不知道在哪儿就在炮火中穿行,经常被弹出几米,“炸飞了就炸飞了。好处是疼痛和代价都是真的,就像《紧急救援》根本不用想该怎么演,要做怎样的动作,拍戏就应该用身体去感受。”

  他把自己这些年的角色形容为“追梦”,他称角色身上的正能量某种程度上也是他很需要的东西:“可能我身体里没有他们的一些精神,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需要这些精神。人们总是喜欢去解释一些事情,用文字去表达,但归根结底你需要用心去感受,你亲自去演、去体验,活在他们的世界里,尽管是虚拟的,但它告诉你有这些人的存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2019年整整一年,彭于晏没有新作上映。回头看,他才发现以前的自己从没停过,“这一行竞争太激烈了,没有人是独一无二的。我也经历过没戏可拍的日子,也有很多外界不可控的因素催促着你去赶,曾经演戏对我来说是工作,但现在慢了下来,我反而觉得它是我的快乐源泉,当你快乐的时候就不觉得辛苦了。”

1
3